創開新生-活出彩虹

06年到前年年頭,腦瘤手術做了二次,手術中令左眼失明,左眼眉至額角「生蛇」(疱疹),及長起了一個手掌般大的泡泡(積水),活像一個怪人,在喪失視覺及外觀改變的影響下,心底內的難受是絕對不言而喻的。

 

失明及外觀的改變使我失卻自信,不想外出,不想見人。幾個月了,這期間全仗多年的合作伙伴-袁少林、鄭金玲和鍾美華等的不斷勸勉,不斷鼓勵和真情支持下,最終衝破心理障礙重返慧進會。在半年後再開刀修補腦膜,使前額積水平伏。到此,除了左眼及額角仍不時有刺痛及極之痕癢外,基本已沒有表徵了,應該可以安心等待不知何時又會可能要再做的腦瘤手術吧!

 

噩運接二連三,前年6月身體不適經檢查後證實患了婦科癌症,又一次無情沉重的打擊,我崩潰了!在受到多次腦科手術影響的陰影下,內心不其然地想到今次又會有甚麼後遺症呢?太多惡運了,前面的路未知還有幾多重障礙?在忐忑不安、極度難受的心情下,我向主席請辭了自己在會內負責的項目,在獲得安排下到瑪麗醫院接受了癌症手術。終於手術完成,但是否需要化療、電療----?日後會否復發?種種的問題不斷縈繞腦際,不能平伏,只有是等待著命運對我的宰割。

 

一連串的霉運,心媟P覺好像是沒有明天似的。以往的豪情壯志,一掃而空。我不要再做義工了!說甚麼幫人呢?自己現在已經求助無門,於是把自己關閉起來,不再露面。就在此時,慧進會又再度發揮功能,主席袁少林不厭其煩地為我分析利弊,分享及鞏固著我們過往在社區一直宣揚著的抗逆信念,檢討過往可見的成效,一句「疾風知勁草」金石良言如當頭棒喝,我清醒了。

 

的確,封閉自己並不會使病情好轉,反之對心理會有負面影響,對康復形成障礙,日後便更難面對外界,最後鬱鬱而終。事情已發生,與其愁眉苦臉,怨天怨地,緬懷過去,不如積極面對或可活出彩虹。不幸的事縱是不能改變,但可以改變的是自己對事件的心態及處理方法。

 

迷途於沙漠,剩餘半杯水。有人看作怎麼辦,如何走出沙漠?但有人會說,幸好還有半杯水讓我可試圖再找出路。各位同路人,讓我們一同手握半杯水、闖出新生命,攜手並肩,對抗厄運,共創美好明天。

 

黎詠梅